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 刊登广告 | 我要留言 | 用心吐字·用爱归音

中国播音主持网 > 台词文稿 > 广播电视节目稿件 > 内容阅读 -> 文章正文

〖广播稿件〗百草园主持词广播稿

来源:网络 | 作者: | 发表时间:17年02月13日| 查看评论: [0]

开头曲:《在银色月光下》

开头语:

亲爱的听众朋友,很高兴与你相约今天的百草园,我是你们的朋友舒文,范文之范文:百草园主持词广播稿。转眼过了一个月,时间如水从我们身边匆匆流过,入校时头顶呼呼地风扇,已被换厚的被子取代,飘落的树叶告诉我们,秋天已经不可阻挡的到来了,我们开始偷偷怀念那个夏天,憧憬这个冬天,和在梦里种下一颗春天的种子。今晚,就让我们在声音中,怀想四季。怀想那些日子,那些年,那些我生命中每个四季里发生过的故事与滋生的倏尔即逝的小小心情。

音乐《那些年》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文章来自张晓风的散文

《秋天·秋天》 (配乐:风的记忆)

满山的牵牛藤起伏,紫色的小浪花一直冲击到我的窗前才猛然收势。

阳光是耀眼的白,像锡,像许多发光的金属。是哪个聪明的古人想起来以木象春而以金象秋的?我们喜欢木的青绿,但我们怎能不钦仰金属的灿白。

对了,就是这灿白,闭着眼睛也能感到的。在云里,在芦苇上,在满山的的翠竹上,

在满谷的长风里,这样乱扑扑地压了下来。

在我们的城市里,夏季上演得太长,秋色就不免出场得晚些。但秋得永远不会被混淆的——这坚硬明朗的金属季。让我们从微凉的松风中去认取,让我们从新刈的草香中去认取。

已经是生命中第二十五个秋天了,却依然这样容易激动。正如一个诗人说的。

“依然迷信着美。”


是的,到第五十个秋天来的时候,对于美,我怕是还要这样执迷的。

那时候,在南京,刚刚开始记得一些零碎的事,画面里常常出现一片美丽的郊野,

我悄悄地从大人身边走开,独自坐在草地上,梧桐叶子开始簌簌地落着,簌簌地落着,

把许多神秘的美感一起落进我的心里来了。我忽然迷乱起来,小小的心灵简直不能承受这种兴奋。我就那样迷乱地捡起一片落叶。叶子是黄褐色的,弯曲的,像一只载着梦小船,而且在船舷上又长期着两粒美丽的梧桐子。每起一阵风我就在落叶的雨中穿梭,拾起一地的梧桐子。必有一两颗我所未拾起的梧桐子在那草地上发了芽吧?二十年了,我似乎又能听到遥远的西风,以及风里簌簌的落叶。我仍能看见那些载着梦的船,航行在草原里,航行在一粒种子的希望里。

又记得小阳台上黄昏,视线的尽处是一列古老的城墙。在暮色和秋色的双重苍凉里,往往不知什么人加上一阵笛音的苍凉。我喜欢这种凄清的美,莫名所以地喜欢。小舅舅曾带着一直走到城墙的旁边,那些斑驳的石头,蔓生的乱草,使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长大了读辛稼轩的词,对于那种沉郁悲凉的意境总觉得那样熟悉,其实我何尝熟悉什么词呢?我所熟悉的只是古老南京城的秋色罢了。

后来,到了柳州,一城都是山,都是树。走在街上,两旁总夹着橘柚的芬芳。学校前面就是一座山,我总觉得那就是地理课本上的十万大山。秋天的时候,山容澄清而微黄,蓝天显得更高了。

“媛媛,”我怀着十分的敬畏问我的同伴。“你说教我们美术的龚老师能不能画下这个山?”

“能,他能。”

“当然能,当然,”她热切在喊着,“可惜他最近打篮球把手摔坏了,要不然,全柳州、全世界他都能画呢。”

沉默了好一会。

“是真的吗?”

“真的,当然真的。”

我望着她,然后又望着那座山,那神圣的、美丽的、深沉的秋山。

“不,不可能。”我忽然肯定地说,“他不会画,一定不会。”

那天的辩论会后来怎样结束,我已不记得了。而那个叫媛媛的女孩和我已经阔别了十几年。如果我能重见到,我仍会那样坚持的。

没有人会画那样的山,没有人能。

媛媛,你呢?你现在承认了吗?前年我碰到一个叫媛媛的女孩子,就急急地问她,她却笑着说已经记不得住过柳州没有了。那么,她不会是你了。没有人能忘记柳州的,没有人能忘记那苍郁的、沉雄的、微带金色的、不可描摹的山。

而日子被西风尽子,那一串金属性、有着欢乐叮当声的日子。终于,人长大了,会念《秋声赋》了,也会骑在自行车上,想象着陆放翁“饱将两耳听秋风”的情怀了。

秋季旅行,相片册里照例有发光的记忆。还记得那次倦游回来,坐在游览车上。

“你最喜欢哪一季呢?”我问芷。

“秋天。”她简单地回答,眼睛里凝聚了所有美丽的秋光。

我忽然欢欣起来。

“我也是,啊,我们都是。”

她说了许多秋天的故事给我听,那些山野和乡村里的故事。她又向我形容那个她常

在它旁边睡觉的小池塘,以及林间说不完的果实。

车子一路走着,同学沿站下车,车厢里越来越空虚了。

“芷,”我忽然垂下头来,“当我们年老的时候,我们生命的同伴一个个下车了,座位慢慢地稀松了,你会怎样呢?”

“我会很难过。”她黯然地说。

我们在做什么呢?芷,我们只不过说了些小女孩的傻话罢了,那种深沉的、无可如何的摇落之解的。

但,不管怎样,我们一起躲在小树丛中念书,一起说梦话的那段日子是美的。

而现在,你在中部的深山里工作,像传教士一样地工作着,从心里爱那些朴实的山地灵魂,范文《百草园主持词广播稿》(http://www.unjs.com)。今年初狄我们又见了一次面,兴致仍然那样好,坐在小渡船里,早晨的淡水河还没有揭开薄薄的蓝雾,橹声琅然,你又继续你山林故事了。

“有时候,我向高山上走去,一个人,慢慢地翻越过许多山岭。”你说,“忽然,我停住了,发现四壁都是山!都是雄伟的、插天的青色!我吃惊地站着,啊,怎么会那样美!”

我望着你,芷,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分别这样多年了,我们都无恙,我们的梦也都无恙——那些高高的山!不属于地平线上的梦。

而现在,秋在我们这里的山中已经很浓很白了。偶然落一阵秋雨,薄寒袭人,雨后常常又现出冷冷的月光,不由人不生出一种悲秋的情怀。你那儿呢?窗外也该换上淡淡的秋景了吧?秋天是怎样地适合故人之情,又怎样的适合银银亮亮的梦啊!

随着风,紫色的浪花翻腾,把一山的秋凉都翻到我的心上来了。我爱这样的季候,只是我感到我爱得这样孤独。

我并非不醉心春天的温柔,我并非不向往夏天的炽热,只是生命应该严肃、应该成熟、应该神圣,就像秋天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谁懂呢?谁知道呢?谁去欣赏深度呢?

远山在退,遥远地盘结着平静的黛蓝。而近处的木本珠兰仍香着,(香气真是一种权力,可以统辖很大片的土地。)溪小从小夹缝里奔窜出来,在原野里写着没有人了解的行书,它是一首小令,曲折而明快,用以描绘纯净的秋光的。

而我的扉页空着,我没有小令,只是我爱秋天,以我全部的虔诚与敬畏。

愿我的生命也是这样的,没有大多绚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夏云、没有喧哗、没有旋转的五彩,只有一片安静纯朴的白色,只有成熟生命的深沉与严肃,只有梦,像一样红枫那样热切殷实的梦。

秋天,这坚硬而明亮的金属季,是我深深爱着的。


张晓风 是我很喜爱的一位女作家,我们在初中时学过她的行道树,当时便被她诗一般的语言所吸引了, 台湾地区的批评界推赞辞说她“笔如太阳之热,霜雪之贞。篇篇有寒梅之香,字字若缨络敲冰”,可以说是对她诗意散文的第一次感性素描。

余光中先生在为她的书作序时则称她为“亦秀亦豪”“腕挟风雷” 这枝笔,能写景也能叙事,能咏物也能传人,扬之有豪气,抑之有秀气”的“淋漓健笔”。她有着古中国的柔肠与诗意,同时也有着现代女性的思索和感情。她的语言里你会发现生活之于你的美与爱意。

音乐:《蝶恋花》

《最》

今天想要和大家介绍一部电影叫做《放牛班的春天》,(配乐《morhage》)

春天,不是谁能够送给谁,它早就在那儿,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位微笑的领路人。 。

怎样的生命,鲜活动人抑或面目黯淡,都将以轻飘飘的姿态最终定格,欢喜悲愁与泪水飞逝,成为铭记或淡忘的过去,这世界——星空之下大地之上,有什么可以永驻?

好电影所带来的震撼的力量可以在内心激荡许久,当世界变得越来越现实,这激荡变得弥足珍贵。《放牛班的春天》是我喜欢的法国片之一,我喜欢法国片这种含蓄而美好的表达,戏不是做出来的,也不是演出来的,而是彼时彼刻,你就身处其中,成为那人,并与之共度一生。

(一)

马修仿佛就是这么我们身边的一个人,他是一个“光头佬”,在不停的失业后他来到了一所寄宿学校,这所学样的名字叫做“水池底部”(也有译成池塘底),他满腔热情,却被这个烂摊子重重打击。但他是一个仁爱,友善,亲切,正直的人,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他以自己的方式渐渐走近这些几乎被人遗忘的少年。

他可以在开始时恐吓他们,要把他们“送到校长室”,但当老麦病重转院,孩子真的害怕了,似乎死亡一下子来到了身边,他怯怯地问“他会死吗?”,马修做的是,揽过孩子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告诉他说“不会,医生会救活他。”

物质世界随时丰富,可人们的心却总是那么冷酷。这世界变得越来越现实,心灵的交流已经成为最早被人们舍弃的东西,但是在《放牛班的春天》里,在那个严酷环境下依然用爱走进孩子心里的那个人,他这一生是无愧的。因为心灵从来就不是用来征服而是用来走近并温暖的。

(二)

记得莫朗因上课时写校长坏话被罚禁闭的那个镜头吗?关门,画面一下子暗下来,再关上窗,画面暗得更多了,只能从小小的洞里看见莫朗的满是敌意的眼睛,到后来女伯爵参观时,马修停止对他的惩罚,给了他意想不到的机会,他的眼神从怀疑到惊喜,满是“获宽恕后的喜悦及无法言语的感激”,小男主角台词不多,却一直在用眼神演戏。

这个身材瘦削面容清俊的男孩,在他的“天使面孔”底下却藏着一座狂野的火山,却又那么渴望温情,而他的声音清亮,纯净,他的声音是真正的天籁之音,比希望更美。他是片中最大的亮色,没有他的声音,这部片子就会平庸许多。

(三)

你不必懂法语,音乐是共通的语言,一曲一词中,马修渐渐的被孩子们接受了。敌意渐渐从孩子们的眼中化去,当合唱团居然受到恶校长的支持时,日子变得充实美好起来,画面也变得更加明亮,白云下,长桥上,奔跑的少年,还有老麦也回来了,而马修,孩子们口中传唱的乐曲就是他最大的动力。

一定要注意那段歌词,当合唱团终于成立并受到欢迎时,那歌词却那样的沉重灰暗,却美,美得惊心,仿似在无边的黑暗中,却又边下沉却又绝望地舞着,期待着黎明的光亮。

黑暗中遇上

迷途的羔羊

伸出你的援手

带领他们开创新天地

令他们从彷徨的深渊里

看到希望的涌现 生命的炽热

(四)

小小的细节,让我们忍俊不禁。在决定组成合唱团的选拔赛区时,男孩们一段一段的试唱让人忍俊不禁,有个大大熊猫眼,像是画着烟熏妆的男孩在考试中,不停地唱“布谷咕咕布谷咕咕”,还有考试时皮利诺小声问:“乐利,我们是好朋友吧?”,“当然,为什么问?”,“五乘三等于多少?”,“五十三”,“你确定吗?”,“当然”,“谢谢”。

(五)

善与恶从来都纠缠在一起。学校发生意外,马修被迫离职,并且要求不许和孩子们告别。马修无奈地走在离开的路上,但却终于没有失望,不断有纸飞机从那个高墙的窗口飞出,如天降一般。看不见孩子们的脸,却看见一群手在挥。

不求闻达,只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因为追求,终于实现了理想,莫朗成了音乐家,马修终其一生教授音乐,而皮利诺的愿望也实现了,跟着马修走的那天正好是周六,正是爸爸要来接他的日子。

让我们回到影片开头,成功的莫朗在世界的音乐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直到50年后的那天,一样满头白头的皮利诺来找他,并拿出马修当年的日记,回忆才涌上他的心头,50年从青涩少年到年岁渐老,上帝赐他好天赋,莫朗却不知有一双手在一直地向前推着他,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一个人,在他人生最关键的时候,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躯,将他向上托起。

最让我感动的是,当影片临近尾声,响起那首《Cerf-volant》,孩子们清澈的音声从高高的城堡式的禁闭室中飘逸到窗外,合着一架架承载了稚嫩笔迹的纸飞机,仿佛天使的羽毛一片片,一片片,一片片落到马修的面前,差点让我落泪。阳光下,没有言语,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然而孩子们的歌声如轻柔的海浪层层相叠,一双双挥舞的小手写满了离别的眷恋和心灵的亲吻。

每一颗心都需要爱,需要温柔,需要宽容,需要理解。每一个孩子都来自纯净无邪的地方,永远都应该是人间万分疼惜的珍宝。庄子说过,千里马因为伯乐的存在才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囚困折磨之中;然而面对那些孩子,我更愿意相信我不喜欢的韩愈说过的话: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马修的好,不是因为他职业的“平凡”,也不是因为他出自天然的“善心”,而是因为他是真正能够听见并且尊重千里马的心声的“伯乐”。有一种“无为”,正是因为“懂得”,否则,我们不会看到莫安琦的眼睛在演唱会上闪烁的熠熠光辉。

我知道现实的复杂,我知道命运的冷酷,我知道时间的有限,我知道生活的忙碌,我知道这世上有太多的“错误”要被惩罚,有太多的“多余”要被抛弃;然而我也知道梦想的奇幻,知道相知的欢颜,知道你愿意收起所有会造成“伤害”的锋芒,和我一起等候那风,柔柔地拂过杨柳枝,调皮地颤动桃花瓣。我知道,你会和我一起等候真正的春天。

《放牛班的春天》,贝比诺是最妙的一笔:看似无心闲扫,但真正的好老师,他不仅会愿意将信心与爱付给有着过人才华、特殊禀赋的孩子,更会愿意将精力施予每个良善的生命。天才的成长需要自由与宽容;普通人的成长则需要更多耐心,更多对人生选择的尊重。

教育不是一桩优胜劣汰的工程,而应当是依循生命本真的大爱。

音乐:《la unit》

结束语:配乐《always with me》

我做过的最美好得事 是观察四季轮回 和 遇见你”

春天 下午 平安神宫有面目淡定的妇人 从旧楼里起窗张望

祗园的门 不经意的 开了又关 婀娜多姿的歌舞伎穿梭于 柳边浅港

忽而风过 樱花淹没小院 花瓣打到脸上 我的脑袋里 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只是 此刻 如果你在这 我会牵起你的手


八月的夏天 阿索斯山 干燥又热 风急急地吹 面对爱琴海

好像生了温柔又无害的病 事物变得模糊 时光开始延迟 我成了蔚蓝色

也许 真的会在 八十岁时候 去克里克学希腊语

然后与七十九岁 却仍满心欢喜的你

在这个城市里 进行一场漫无时限的散步


秋天的巴黎很凉爽 走过一个又一个小巷 停留在一个又一个街角

穿过香榭丽舍大道时 踏着如毡的梧桐树叶

那寂寞感太真实 其实 我很怕 我永远都不会遇到你


魁北克下了一场大雪 一个人登上灯塔 的时候 在心里暗想

“如果 今夜出现极光 我们就会幸福地在一起”

被色彩斑斓 笼罩的刹那 一下子 屏住了呼吸


云层不停变换 季节轮回交替 时间永不停止

从过去 到现在 直至未来

我只要 你的陪伴


感谢大家收听今晚的百草园,舒文和你下次再见,愿你的四季充满美丽。晚安。

音乐《四季》《your best frienf》

分享:

一个非主流男主播的自白 播音主持人如何应对突发事件 记者型主持人的权威从哪来
音乐受众心理与节目主持 浅谈主持人的“三个代表” 对电视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语言
浅析播音主持的基本要求 播音主持培训之职场的语言表 各种方言分南北 学习播音主持
播音主持发声要求 归纳为以下 透视新闻节目主持人的风格差 浅谈一线记者的新闻敏锐与采

热门文章HOT


增城信息网 增城微博增城网站制作

新闻 | 招聘 | 求职 | 培训 | 嘉宾 | 专题 | 论文 | 视听 | 普通话 | 文稿 | 名嘴 | 金话筒 | 招生简章 | 校广播台 | 十大院校评比 | 配音联盟 | 院校联盟 | 培训机构联盟